《冷案》:这部女性探案剧,还是不够硬核

2019-03-08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注意:本文有剧透
不久前媒体都在报道中国的几位“百亿演员”,目前荣膺这个称号的只有吴京、沈腾、黄渤三人,一步之遥的有王宝强、徐峥、邓超等人。很多人在问:女演员去哪了?稍微留意一下也不难发现,这些百亿演员的票房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春节档,像吴京的《流浪地球》目前票房45亿+,黄渤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21亿+,沈腾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飞驰人生》两部电影就有38亿+了。而2019年春节档,女演员却集体缺失了:这几部大热的电影中,女性角色要么只是配角,要么干脆就没有女性角色。
这其实折射了中国影视圈的一个现状:男性演员在少数大热档期以及多种类型影视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,女性处于某种失语状态。
就比如探案悬疑剧。这几年来,随着视频网站的勃兴,探案悬疑剧成为香饽饽,这些剧集的主角都是男性,甚至“双男主”成了某种标配,比如《白夜追凶》《悍城》《原生之罪》等。案件里女性嫌疑人跟男性嫌疑人倒是半斤八两,只是破案过程中,从来都是男性警员担纲主力,偶尔出现女性角色,也只是“小白”或者负责一下感情线。虽然为了迎合女性观众的需求,还出现了所谓的女性向悬疑剧,就是破案之余谈谈情卖卖腐,比如《原生之罪》,但它的主人公依旧是“双男主”。
固然现实生活中,刑侦队中男性警员的比例要高出女性警员不少,但这并不意味着女性在推理、侦探等方面逊于男性。国外其实就有不少以女性角色为主角的悬疑剧,都非常出彩,比如CBS连续推出7季的《铁证悬案》(Cold Case),女探员Lilly Rush几乎是以一己之力调查陈年旧案;而在2018年也有BBC America推出的吴珊卓主演的《杀死伊芙》,HBO的《利器》,以及日本TBS___推出的石原里美主演的《非自然死亡》等。

《铁证悬案》中费城凶杀调查科女探员Lilly Rush
相对而言,中国大陆影视剧这一题材比较缺失,也都比较稚嫩。去年腾讯视频推出的《骨语》,着眼于女法医,奈何口碑并不理想。今年腾讯视频继续在这一题材深耕,3月4日起推出了女性探案题材剧集《冷案》,该剧由赵冬苓编剧,管虎监制,李媛、施诗、蒲萄、许愿等联袂主演。观众终于可以看到一部以女性为绝对主力的国产刑侦探案悬疑剧了。
《冷案》海报
跟许多探案悬疑剧一样,《冷案》也属于大案件套小案件模式,一个大案件贯穿始终,中间穿插几个小案件,每个小案件大抵就是一个单元剧规模。缉毒刑警罗英玮(李媛 饰)的男友在一次围剿“蓝魔”贩毒集团的行动中因公牺牲,为调查“蓝魔”贩毒集团真相,罗英玮从一线退下,申请调至档案室。这是贯穿全剧的主案件。
李媛饰演罗英玮
在罗英玮来到档案室工作之前,档案室就是一个清闲、用来“养老”的边缘部门,档案室三个小姑娘都“胸无大志”。蔡文心(施诗 饰)虽然之前在公安大学成绩优异,对案情有着敏锐的洞察力,但爱美爱八卦爱玩塔罗牌,因为多次违反规定被调到档案室;夏洛阳(蒲萄 饰)体能极佳,多次在街头违规执法,也被调到档案室;冯壹(许愿 饰)是仨人里比较靠谱的,是个计算机天才,人又老实勤恳,奈何身体差、胆子小又晕血,也被调到档案室来。
《知否》中扮演墨兰的施诗,在剧中饰演爱美爱八卦的蔡文心
罗英玮的到来,一下子就让档案室成了整个警局里最硬核的部门之一,罗英玮携手这三名年轻警员组成了“冷案”小组,重启多年来未能侦破的悬案疑案。不出意料,在这一过程中,几名女警员将显示出深厚的友情和强大的凝聚力,她们也将重新认识到作为警察的责任和意义。
档案室四名女警员成立了冷案小组
《冷案》打破了国内探案悬疑剧以男性视角为主的旧有印象,这一点值得表扬,不过作为一部悬疑剧,最终还是得靠剧情质量说话。腾讯视频会员版很大方地在首播时放出来12集,每集40分钟的有效剧情,大概是6-7集一个单元。对于悬疑剧而言,一个单元剧如此大的篇幅是很冒险的,如果没有足够多有效信息、足够扎实的剧本,要么会显得拖沓、要么就会____。严厉点说,《冷案》两者都占了。
剧集的第一个案件,是8年前的一起入室杀人案,在___工作的林慧被杀,而林慧的父亲凑巧是蔡文心、夏洛阳的老师;当时案件已经锁定了悬疑人,却没有足够的证据将他定罪,只能以入室盗窃罪判了他3年。而罗英玮重新侦破这个冷案,靠的全是“凑巧”。凑巧王良与毒品案有关,所以她关注了该案件;凑巧林老师的学生方睿敲钟上市,邀请林老师,档案室的人都去了,并凑巧发现了方睿的嫌疑;罗英玮发现了林慧公寓每年必然出现的3次鬼火,凑巧第二天就是其中的一次,她们还真的逮到了在祭奠的王良;凑巧以前方睿的舅舅孙大庆就住在林慧的楼上;凑巧罗英玮赶到孙大庆家时,方睿刚从孙大庆家烧了林慧的照片并离开;凑巧王良撞见林老师掐死了林慧;凑巧王良懂得用电暖机控制尸温以误导警察对死亡时间的判断;还有冯壹手里的那台笔记本,也是凑巧什么信息都能查得到……总而言之,案件每一个新的悬疑的解开,全靠凑巧。
什么才是好看、硬核的悬疑?套用希区柯克的解释:如果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玩牌,突然一个炸弹在桌子底下爆炸了,这不叫悬念,它只是一个突发事件,因为没有让观众持续紧张。如果你想让观众持续处于紧张的状态,那你就应该让故事中的人物总处在一种危险的状态之中,比如你在打牌开始之前,就告知他们桌子下面装了定时炸弹。
从这个角度看,硬核悬疑剧必须让观众实时有参与感,它需要依托缜密的剧本,通过逻辑推理层层推进,剧中人物常常没有比观众知道更多。而次等的悬疑剧则不然,它的突破大多靠凑巧,观众在那边推理半天,也许编剧就扔出一个凑巧,像炸弹爆炸,悬疑就全明了,悬疑剧的紧张感和审美快感也都消失大半。就目前看来,《冷案》的两个单元剧都是如此,反倒是主案件毒品案,警队的张副局长被毒贩收买并围绕在罗英玮身旁,这个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,还是有些看点的。
最后还是有必要强调一句,我们欢迎女性探案剧的出现,为的倒不是凸显女性破案就是比男性强云云,女权不是“男权制的翻版”了;让女性团队的力量在探案剧得到彰显,为的是想体现出一种“无差别感”,不是要求你们给女性特殊对待,而是最起码的公平看待——比如让观众知道,女性也可以很聪明、很果敢地破案的。像《冷案》的悬疑效果虽然一般,但李媛扮演的罗英玮身手不凡、经验丰富、英姿飒爽,其个人魅力我看一点不逊色于《白夜追凶》《原生之罪》中的几个大男主。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