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好看!

2019-07-05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虽然是最受期待的网剧之一,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开播却是最低调的。时下不少剧集是开播当日才宣布定档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开播前并没有通过官微或媒体向外界发布定档信息,6月27日晚才“静悄悄”上线,传播全靠观众奔走相告。同一天娱乐圈各种大瓜接连不断,也分散了观众的注意力。但如果是好剧也不怕低调,毕竟它有后劲。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海报
网友自制的宣传图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由曹盾执导,雷佳音、易烊千玺领衔主演,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历史悬疑推理小说。小说的创作缘起非常偶然,马伯庸在知乎上对《刺客信条:长安》开了一个脑洞,但在网友数万点赞下,这一创意于2016年开始在微博上扩充连载,最终成为共计48章,发生在十二个时辰内的悬疑故事。
剧版很好地延续了小说的设定。唐天保三载(小说中是天宝三载),上元节辉煌灯火亮起之时,突厥、狼卫、绑架、暗杀、烈焰、焚城,一场预谋已久、吞噬一切的劫难即将发生。
上元灯节即将开启
长安城的情报中心、安保中心靖安司的主事人李必(易烊千玺饰演,小说中叫“李泌”),虽年纪轻轻,但着实犀利、杀伐果决,是个传奇性的忠臣,一心要守护长安。他必须在十二时辰里揪出想要毁城之人,否则灯会开始,覆水难收。
易烊千玺所饰的李必
李必找到死囚张小敬(雷佳音饰演),他是十年西域兵、九年不良帅(唐代一种职位的名称,负责侦缉逮捕的小吏),对长安了如指掌。张小敬是言出必行的游侠孤胆英雄,强悍聪明,有慈悲心,讲义气,正是李必所需之人。
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,本是死囚犯,却承担着拯救长安的责任
漏刻滴答,分秒必争,一场生死时速展开……
从戏剧性角度看,剧版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叙事非常精彩、跌宕起伏,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编导将整个故事设定在十二个时辰内。古代计时,把一天分为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等十二时辰,十二时辰也就是24小时,一天的时间。
片头提醒着在慢慢消逝的时辰
一天时间的限定叙事,不难让人想到17世纪欧洲古典主义运动所普遍遵循的戏剧创作原则“三一律”:剧本的情节只能有一条线索,故事发生在同一地点,剧情在一天内完成。影视剧发展早期也经常借鉴“三一律”,不过因为“三一律”创作是戴着镣铐跳舞,以及影视技术的发展打破时空的限制,“三一律”逐渐被摒弃。
但这并非意味着“三一律”是完全没有价值的。事实上,“三一律”将故事的重点放在有限的时间、有限的场景内,大大削减了一些支线叙事的负担,可以让整个故事更加集中、清晰、明确,事件饱满,冲突激烈。与之相对,时下很多影视剧虽然拥有更大的叙事自由,反倒没有重点,情节分散,叙事拖沓。
马伯庸在创作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时并不避讳他对美剧《24小时》的借鉴,但美剧《24小时》其实是对“三一律”的借鉴和改良。剧版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剧本模式本质也是“三一律”的改良版。它限定在一天的时间,场景广义上也主要集中于一处——长安城(当然具体呈现上有多个场景),并紧紧围绕着“破迷局,救危城”展开。
这便将“三一律”的优点和影视超越时空局限的优点结合起来。“三一律”让故事的主线非常清晰,悬疑因素密不透风,并给观众一种很强烈的心理压迫感和紧张感。而跳脱时空局限,就可以将阴谋的网拉扯开,各色人物粉墨登场,权谋争斗翻云覆雨、险象环生,经由长安危险的十二时辰,看尽长安城,也看尽长安人。
这也是为什么一天的时间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可以拍60集,目前上线的25集是第一季。像经由张小敬的救城,观众也跟随他走在长安的一百零八坊,看到了盛唐的种种日常。马伯庸博闻强识,小说里他刚好可以掉书袋掉个过瘾,有不少文史典故、人情风俗、历史细节,翔实真切。而在剧版中,对于长安城的还原也下了很大的功夫。有消息传出,该剧投资预计超过6个亿,场景搭建总面积达70亩。服化道上的投入不菲——观众可以直观感觉到剧集制作的质感。
豪门贵胄宅院、勾栏瓦肆、平民住所:每一面都是长安
导演曹盾曾说:“我希望观众能从这一天里看到的:这个城市原来可能早上起来大家在干什么、中间是要干什么、晚上要干什么、这个节日是怎么过的。”因此剧版呈现的不仅仅是长安鼎盛繁华的那一面,不仅仅是权贵阶层的明争暗斗、____,它也有长安城市井和平民的那一面,外贸通达、胡汉交融、____、鱼龙混杂、暗流涌动。
剧中呈现的不只是长安城浮华的一面,“污烂不堪”的一面折射了长安潜在的危机
长安城陷入危机的十二时辰,看似偶然,实则又有其必然之处。某种程度上,长安十二时辰是大唐的盛世危言。自大与浮华背后,有着多少被疏忽的人间疾苦?有着多少被忘却的民本理念?民心、民风恰恰是政治风气的体现,当民间社会渐成丛林,也预示着朝堂政治陷入危机。就像小说里萧规说的,“我在中原流亡那么久,又在守捉城混了许多年,终于发现,咱们第八团誓言守护的那个大唐,已经病了。守捉城里住的都是什么人?被敲诈破落的商户、被凌虐逃亡的奴婢、被租庸压弯了脊梁的农夫、被上峰欺辱的小吏,还有没钱返回家乡的胡人……”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有针砭与反思,它也传递着明君民本的理想(当然我们不能以现在观念苛求古人)。长安城面临危机,李必和张小敬挺身而出,为的是“守护”。小说中李泌说道,“为他也罢,为黎民百姓也罢,这长安城,总要有人去守护——除我之外,谁又能有这心智和胆量?我虽是修道之人,亦有济世之心。这份苦心,不必所有人都知道。”而张小敬也如是说,“倘若让突厥人得逞,最先失去性命的,就是这样的人(普通老百姓)。为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人过着习以为常的生活,我会尽己所能。我想要保护的,是这样的长安——我这么说,你能明白吗?”
李必的“民本”更多带有政治家的考量和权衡,张小敬则出于纯粹的本心,他经历更多,所以懂得民间疾苦
易烊千玺和雷佳音,与他们饰演的角色贴合度极高,很像是小说里走出来的。易烊千玺使用原音,台词说得挺“黏”的,台词功底得好好加强,但整体表现已是意料之外,值得鼓励。张小敬这一角色表演难度较大,但雷佳音信手拈来,张小敬的匪气义气侠气都演出了。李必和张小敬这两个关键角色立住了,小说所要表达的价值倾向也得以在剧集中延续。
就目前放出的12集来看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确好看。剧情集中,悬念充足,角色虽然挺脸谱化但也能打动人,服化道用心,打光音响都非常讲究,曹盾的镜头运用华丽精巧……不少观众以“电影质感”来称赞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这并不是夸张。
但坦白地讲,对于后续剧情笔者还是感到担忧。因为马伯庸的小说原著,不少读者就认为上卷惊艳,下卷平庸。这与马伯庸对“三一律”使用的边界掌握不当有关。“三一律”胜在核心剧情精炼、冲突猛烈集中,马伯庸把小说设定在一天时间内,但讲述的故事却过于庞杂了,他什么都想往里塞,就像有人调侃的,不是“长安十二时辰”而是“长安十二年”。到了下卷,剧情冲突就开始显得老套了:反正就是张小敬遇到风险,然后转危为安,审美快感逐渐消失,有的可能只是乏味。
如果剧版完全遵循小说,很可能也会出现后期拖沓烂尾的局面。就目前的剧集看,其实已经有节奏稍慢、轻重缓急不分的苗头了。但愿后续能够hold住吧。
相关文章